首頁 > 方法論 > 詳情

線下知識服務迎來變革時代,博物館的極致形態必然是景區

1 游客需求的變化:你沒有做錯什么,只是老了

2007年,第一代iphone發布的時候,當時諾基亞有一個研發小組買了幾臺回去測試,發現從2樓扔下去就碎了,由此斷定iPhone不會對其構成威脅,但是諾基亞忽略了一點,手機正在成為互聯網的新入口,而非簡單的通話,所以抗摔與否也就無足輕重了,諾基亞在功能機時代并沒有做錯什么,只是老了,所以在智能機時代被拋棄了。

在得到開課的北大教授薛兆豐憑借《經濟學課》收費3000余萬,一夜爆紅,讓無數知識份子看到了線上知識服務變現的巨大紅利;600歲的故宮充分擁抱互聯網,擁抱休閑時代,讓正襟危坐的皇親國戚集體賣萌,利用極大的反差趣味在“萌萌噠”的路上一路狂奔,故宮博物院研發的文創產品已經超過8000種,銷售收入總額突破了10億元。

以民俗館,博物館,歷史街區,文化小鎮為主要形態的泛博物館是城市知識的基礎服務設施,和水、電沒有區別。隨著互聯網時代,休閑時代的全面到來,線下知識傳播的路徑和方法正在被全面革新,必須用新的思維從底層重新構建這個的知識服務基礎設施,我們把這個思維稱為“景區化”,與之配套的工具稱之為“景區化方法論”。以得到,知乎為代表的 “線上知識服務商”對大部頭知識進行了提純,加工,使之更容易傳播,更容易消化;而以博物館為代表的“線下知識服務商”如果不能順應時代,求新求變,將被邊緣化,很快老去。競爭格局的變化,搶奪時間的對手變了,也許傳統的純說教式展陳并沒有錯,只是老了。

2 知識傳播呼喚新的語言體系,注意力成稀缺資源

很多年前,企業以自己是“電力企業”為榮,將電宣揚為自己的特色生產要素,而今極少存在和電無關的企業了,“電力企業”也就消失了,同理,互聯網企業也將很快消失,不存在和互聯網無關的企業了。同樣是知識服務,線上和線下并非割裂的存在,而是不同的渠道,語言和方法。線上知識傳播有其實時性,碎片性特征,線下有其休閑化,景區化特征。全國5000余家博物館中,真正能夠自負盈虧的博物館少之又少,而每年的補貼也就僅能解決吃飯問題,真正要解決的不是挖空心思寫補貼申請,而是轉變思維,用新工具盤活資源,實現自我造血機能。反觀經營能力較強的博物館,如故宮,黃鶴樓,蘇州博物院等,都是新穎表達手段的匯集,并圍繞它形成吃住行游購娛的接待能力,顯現出強烈的景區化特征。線下的知識服務不會輸給互聯網,但會輸給不信互聯網。

同樣為知識服務產品,博物館對標的是得到,知乎,火山小視頻等;同樣為知識服務商,光影俠對標的是羅振宇,周源,今日頭條。

傳統文化談的多是統治者的文化,而深入人心的卻是世俗文化。在印刷術普及之前,知識是稀缺的,傳統文化為了達到震懾和統治的目的,使用的語言必須拗口,有距離感;進入互聯網時代以來,信息爆炸,知識不稀缺了,注意力反而稀缺,這就是傳統文化表達和獲得之間的鴻溝。樊登讀書會,得到大師課這類互聯網知識產品的崛起就是填補了這個鴻溝,而線下的知識服務如何做到翻譯得當,獲得感強呢?我們總結了七字要訣:好看,好玩,好賺錢。并圍繞這個目的重新劃定組織結構,在一個定位下完成策劃,設計施工的一體化服務,不推諉,不轉包,保證效果落地。

今天甘肃快三开奖查询